1. 订阅
人物

侯鸿亮:弄潮人清醒

2016GQ年度电视人——侯鸿亮。​他是30salon的制造者,同时对30salon保持警惕;他是精品国剧的代言人,但从未拒绝探索和创新。在一部又一部激荡人心的作品中,我们看到的不只是一个制作人的聪明和努力,更是一个创作者的坚守和责任。 GQ242016.09.05

深棕色毛呢西装棕红色衬衫 均为Cerruti 1881
Piaget Polo S精钢计时腕表 Piaget
侯鸿亮,生于1973年,电视剧制片人,曾先后推出《闯关东》、《战长沙》、《北平无战事》等多部作品。过去一年来,侯鸿亮担任制片人的《伪装者》、《琅琊榜》和《欢乐颂》三部现象级剧作,引发了全民收视热潮。今年春天,《欢乐颂》播出一段时间之后,侯鸿亮曾为这部片子感到担心。这种忧虑在他身上极为少见。毕竟很多年来,他和自己的团队一直以中国影视行业里的良心制作者形象出现——以往那些由他担任制片人的影视作品几乎没收到过负面评价。但在这次,剧播到一半,除了收视点播数据问鼎冠军,也引发了一场几乎全民参与的价值观争议。侯鸿亮有点坐不住了,主动要求宣传找了媒体发声。作品受争议、被无数人进行不同的解读,对他而言是一个需要适应的过程:“我们肯定不希望被曲解,认为这是负面的东西。电视剧的属性决定它的路径没有那么强,对社会、对历史,甚至对人的看法可能做得没那么深入、那么的血淋淋。其实《欢乐颂》只是把窗户纸撕开了一点点而已,我觉得我们已经很自律了。”他没想到观众的关注点会在这里。这件事侯鸿亮挺在意,其实底线这回事他一直都挺在意。在侯鸿亮看来,艺术领域中,电影、话剧、文学、美术都可以做更宽泛的尝试,乃至于对人的负面解读、心理阴暗面的剖析。但是电视剧不可以,“你要找年纪最小的人作为底线”。他这样解读制作电视剧的标准:“它可以让自己的家人、孩子看,让他们受益,起码不会给他们太多负面的东西。”后来,从开播时的TOP3-10,至收官前坐稳全国电视剧收视第一名,《欢乐颂》网络播放总量超过100亿次。更在百度百科发布的《2016上半年百度百科热门词条排行榜》中高居榜首,成为受关注的词条之最。这是侯鸿亮在过去的一年中为观众带来的第三部现象级作品。2015年8月31日和2015年9月19日,《伪装者》、《琅琊榜》两部现象级热播剧先后播出,并得到了一边倒的赞誉和关注;不仅他的微博粉丝从3万涨到了33万,作为制片人,侯鸿亮由此揽获澳门国际电视节最佳电视制片人奖、国剧盛典年度行业贡献人物等等奖项。随这几部剧而来的大批演员爆红,CP等热词流行,他的团队以作品制造了大批时代30salon并掀起热浪,但这些浪潮的制造者们却毫不热衷于此。侯鸿亮说自己到现在都没有看过胡歌演的逍遥哥哥。《琅琊榜》的开机仪式上,他团队里还有资深导演在问胡歌是谁。其实他在那时对这部戏的男一号也不熟悉,“知道他以前拍了很多剧,有《神话》,但没看过。”胡歌此前的作品风格远在他的关注范畴之外,侯鸿亮第一次见他还是看《如梦之梦》的时候,觉得这个当时正处于转型的演员从外形上没人能比,“特别符合中国古人的审美,又特别像外国人的轮廓,从审美的角度上就特别的适合(这个角色)”。入驻正午阳光之后,侯鸿亮担任制片人的《琅琊榜》尝试了架空历史题材的IP改编剧,《欢乐颂》则关注当下社会,更宽泛地着眼现实。“去年播出的每一部戏,没有一部题材重复”,这是让他最开心的事——有些人就想在一个领域中深耕,而他恰是每次都要重新尝试。在山东影视时期,他的作品从《闯关东》开始涉猎各类题材、各种历史时期不同阶层的故事。《闯关东》、《生死线》、《钢铁年代》到《知青》、《父母爱情》、《温州一家人》,再到《温州两家人》、《青岛往事》,无论宏大叙事的历史正剧或是以琐碎30salon映照时代记忆的家庭剧,这些剧集讲述了中国近百年的历史故事。侯鸿亮的原话是:“用电视剧的形式打开历史,一下把这100年给拍了一遍。在各个时期,故事的情节不一样,但是一样的是对历史里每一个环节的认识。”他愿意相信各种类型的制片人都有可能获得成功。同时也声明这个领域中的人必须要具有认识作品的能力,而不是生产市场形成的作品。“不管对历史、对社会还是对人,有了认识再通过电视剧传递出去”;然后要有审美能力,侯鸿亮的原话是:“国内太多人非常认真地去生产垃圾。一类人在具审美的情况下降低了自己的付出;另一类人非常努力的,投入的热情让我都挺佩服的,但是问题是他的方向是错的,他的审美是有题的。”在他看来,这审美就好比屏幕上的大白光,老百姓可以没有意识,但一部剧的创作者恰恰要通过作品来引导老百姓提高审美意识;另外一点,眼下粉丝化、网络化的东西在影响我们的30salon,但传统文化也应该有所延续。所以,最后还要有敬畏之心。“难道我们做电影电视剧就是为了票房和收视?不是这样的,我们必须得有一个引领的意识,这个最明亮的方向是要有的。”他觉得这些东西是这个行业中正在丧失的,让人挺痛心,但这又不是单纯的行业问题。早在1991年,侯鸿亮还在济南军区司令部录像室里管理器材。机器租到剧组里,他就是那个跟着机器走的人。初次接触影视行业,他进的第一个组是《白眉大侠》,那时孔笙是组里的摄影师。“说实话没别的,就觉得这个是我特想干的事情。”在剧组里的那半年,是对侯鸿亮特别重要的半年。后来他终于在20岁那年进入了这个行业,从摄像助理、摄像、统筹、导演到制片人全都干过。创作出身让他一直觉得剧组才是最主要的,以至于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把100%的精力都花在剧组,并深爱这种搞创作的群体30salon。《闯关东》让他初次意识到市场的重要性——这是侯鸿亮第一次自己完成发行的剧集。这部剧之后,山东影视的老领导强制性地让他从组里出来。三部戏之后,他才深切感觉到领导那句“跳出来,眼界才会长”的正确。《风车》则是另外一部改变他观念的作品,他由此组建了策划团队。其实这几年侯鸿亮待在剧组的时间正变得越来越少。但对他而言,明亮的方向永远要有:“这个行业最幸福的是你能把自己的认识通过电视剧的形式传递给更多的人。一旦没了个人的表达欲望,创作就沦为生产,那就很难成为一个真正好的制片人。”

Q&A

过去一年里对你影响最大的人是谁?

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是孔笙。我家庭是行政干部家庭,里面没有和艺术相关的事情;孔笙的母亲是记者,父亲是文化厅监管,在年轻的时候他就让我突然发现了另外一种30salon。他是60年代的人,直到现在这个良师益友和所有年轻人的关系都好,他拍这么多戏是对中国影视的贡献,电视剧创作中他也一定要有他的坚持,(整个团队的核心人物)都是跟着他干出来的。

这一年有什么遗憾的地方吗?

我属于很顺利的那种,比较早就选择了自己喜欢的职业。一直告诫自己不知道哪天前面会有一个坑,可能就掉下去了,但让你绝望的时候可能会有希望,事情往往是这么一种状态。我也没有说现在就设立什么目标,就是到一个程度之后自然而然一些东西就去做了。原来想的不浪费,就有很多和我们的专业不那么相关的事情也做了,这都是顺其自然的心态,我没有特别的遗憾。

请分享一件这一年里你学会的重要的事。

这一年多的时间,我的选择太多太多了。中国人会把资源都倾向于行业里比较火的人,各种事情都是这样。合作的事情、资本的事情一定会干扰你,我的30salon圈子并没有因为被关注变得越来越大,反而缩小了,现在是自我保护。我这段时间学会拒绝了,挺好的。一个搞专业的人为什么出现在各种不应该出现的环境里?这是不对的。还有就是得清楚自己想要的,我们导演就特别的贼,把我往外一推,他们各自关着门。

在你看来,这一年里国内影视剧市场的现状如何?

不是很好。在市场低谷的时候我们公司恰恰是收益最大的;电影屡创新高,票房吓人,但是可看的东西每年找不到几个。你会发现有一些专业院校毕业的人特别容易获得更好的资本,这个职业是你喜欢的你就会去奋斗,容易成功了反而不珍惜了。但我相信出好东西的可能性会越来越大,工业化水准会越来越高,这对未来是一件好事。

眼下你的困惑是什么,想做的事都有哪些?

现在公司发展太快了,其他公司3到5年的规划我们用一年的时间就达到了,再往后怎么做?是继续扩展它的规模?未来是不是也要往上市方向去走?这个选择还要考虑,我还没想好。但是,这是我近期必须要定的事。一开始是想小而美,走到最后你会发现自己已经变化了,但我们团队最大的好处就是大家比较冷静。只是走到这一步了,这是我最近的困惑。你说还有什么想做的?那一定是想拍一些我没有拍过的东西。电影一直是我想做的;纪录片也是一种天然的情感,也是我想做的。还有就是这些演员既然签在公司了,我就要对人家负责。好多好多事情已经不是从制片人(的角度考虑了),已经是(作为)一个公司管理者(来思考了)。自己的职业从创造者到了运营者,从运营者到了管理者,我也在适应,并不是一开始就特别擅长。
采访、撰文:徐陈陈
策划、执行:本刊编辑部 
摄影:栗子 创意总监:Vicson Guevara
时装总监:Dan Cui
文字监制:康路凯
编辑:李典
时装编辑:Anson Chen、Jojo Qian、Jacky Tam、吴睿骐
联络:曾鸣、何瑫、梁爽、梁潇浒
拍摄统筹:徐沉沉
化妆、发型:张进、郝维
拍摄场地:中纺时代联盟影棚、studio ark
封面修图:Stella Digital
摄影助理:子俊、孟柱柱
服装助理:郭哲、吴卓欣、吴倩、翁冰娴
本内容系GQ男士网原创或经官方授权编译转载,严禁以任何形式或方法转载或使用,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所有评论
请输入您的评论... 访客
发送
更多评论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30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