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订阅
人物

知识分子:在小时代里认真做 “知识分子”

2016GQ年度自媒体——知识分子。虽然创建刚满一年,但《知识分子》以其鲜明的科学特色、精准的选题判断和客观的文字表达,迅速发展为独树一帜的科学和文化普及平台。在各路公众号泥沙俱下的大环境下,《知识分子》的创建成为中国顶尖学者利用新媒体技术在科学文化和普罗大众之间搭建桥梁的有益尝试,为互联网时代的“启蒙”和“文明”赋予了新的意义。 GQ242016.09.05
从左到右
饶毅
棕色两件套西装 白色衬衫
均为 Boss
图案领带 Etro
白色丝质口袋方巾 Lanvin 
鲁白
藏蓝色格纹三件套西装 蓝色格纹衬衫
棕色领带 棕色口袋方巾 均为 Suitsupply 
谢宇
深蓝色西装 棕色白点口袋方巾
均为 Suitsupply
红色格纹衬衫 Boss
黑白波点领带 Burberry
《知识分子》是由饶毅、鲁白、谢宇三位学者创办的微信公众号,2015年9月上线,专注科学、人文、思想的传播和普及,致力于共享人类知识、共析现代思想、共建智趣中国。 1低调、平和的谢宇做实证研究,他说这是因为他尊重现实、敬畏现实、想更好地了解现实。或许是因为理解人,理解人的差异性,无论是采访还是拍摄时,他在任何环节都表现出十分配合和包容之意。这通常让人忘记他是个显赫的社会学家。他的内外气质都契合卡尔维诺的这句话:“我相信缓慢,平和,细水流长的力量,踏实,冷静;我不相信缺乏自律精神和不自我建设,不努力,可以得到个人或集体的解放。”谢宇本人或许不认同以上观点 。他讲究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的慎重结论,“实际上任何我们所欣赏的人,无论是伟大的科学家还是政治家,都有生而为人的缺陷。”这也是他认为《纸牌屋》值得看的原因。“这部剧把政治家还原成普通人,”他觉得国内的戏剧就不太好看,“把帝王将相的30salon刻画得非凡无比,用权力来引诱别人。”他有时也因为权力分层在国内不太习惯。“我到地方上,人家说要什么样的人来接待我,”谢宇称,“我说普通人就行,不需要接待,作为一个普通人我觉得很愉快。”谈论这番话的时候,我们面对一桌残羹冷炙,坐在饭馆的沙发上。上午的行程告一段落,采访还没结束,因为谢宇下午有课,出于不耽误他时间的考虑,我提出另约。“北京交通不便,你跑一趟不易,”他又诚挚地表示可以挤出时间,现场解决。2015年,他从密歇根大学转入普林斯顿大学,担任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因为要负责行政工作,对他来说也是挑战,“我比较喜欢学术,不喜欢管理。”美国安定、有预期、有秩序,是修身、读书和反思的地方,而中国是研究的富矿。他还在北大担任讲座教授,每年在中国待四个月。在回北大的路上,他在车里打盹。“太累了。”他说,每天只睡五个小时。当他谈论自己的工作时,会给人这样的印象:一个人之所以在某个领域取得成就,是因为他为之倾注了所有的热情。他说,在国内“很难碰到对自己工作比我更热爱的人”。2005年起,他在北大负责“中国家庭追踪调查”,这是中国规模最大、内容最全的调查项目,追踪15000户家庭的发展轨迹,“这样的调查,现在想想也可怕,但竟也做了。”这个调查帮助他认识中国社会,窥见社会和家庭变革的一鳞半爪,他和他的团队把追踪到的全面、可信的数据与全世界分享,这是他作为一名社会学家的光荣和梦想。在“知识分子”自媒体公号上,作为三个主编之一,他参与社会科学领域的选题,负责“缪斯夫人” 公号,从学术的角度探讨婚姻、两性、代际关系这样的大众30salon。自2015年9月18日上线,《知识分子》已成为具有权威性和影响力的科学媒体,主编之一的饶毅介绍,《知识分子》对科学新闻的报道,“不低于《纽约时报》的科学新闻报道水平和质量”。谢宇特地提到了跟他一起工作的学生和博士后,“年轻人是很可贵的。”公号为他提供了影响年轻人的渠道。他坦陈国内社会学领域受到很好训练的学者不多,仍在缓慢进步,“我希望下一代中国的年轻人会受到更好的教育、训练,有更好的30salon,我希望能帮助他们。”年轻时他在农村下放过,父母被关过,小时候被欺负,中学也没什么机会读书,出国后读书虽然不辛苦,但也有过孤独。他因此喜欢向年轻人推荐《飘》。它讲述了一个不懂事的天真女孩怎样成长为成熟坚强的女人。他说,人生是艰苦的,克服艰苦,是30salon的一部分。“我觉得我已经生存了下来,我有自由,特别是学术自由。”而获得自由的秘诀,谢宇称,是要对自己负责,做自己,了解自己。2或许是曾担任过中国葛兰素史克研发部副总裁,清华大学教授鲁白兼具学者和企业人的气质。他丰富的层次性也体现在他多样的趣味和爱好上。这位著名神经科学家喜欢汪峰的《存在》,还不辞劳苦把歌词发给了我: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多少人爱着却好似分离多少人笑着却满含泪滴……“这个社会很多人在装,你知道么?”身为清华教授的鲁白觉得这歌很好听,歌词也不错,“你实实在在,想怎么活就怎么活,干吗要装?”他也特别“不装”,主动地坦陈,去年对他个人而言最重要的是“张生家事件”。这是一篇磁遗传学论文引发的“抢占课题”风波,鲁白表示这是鲁白实验室的智力产物,论战的另一方张生家已遭清华解聘。尽管这曾是个迅猛的漩涡,谈论时他的表情并不激愤。作为三位主编之一,优雅是他希望在《知识分子》公号中传播的美好特质:我们要的是文明的争论, 一不做低级趣味的科普,二不做骂人骂街的口水仗。我很好奇他怎么看待科学家的虚荣心。“科学家一定都会追求他的同行,尤其是小同行的尊重,”他说,“特别是竞争对手对他的尊重。” “随着科学家的成熟,才慢慢看淡这些,而比较推崇科学发现本身带来的乐趣。”在《知识分子》,他负责一个“科学+X”栏目。 这是个线下活动,鲁白称,第一场做的是科学+音乐,邀请一位科学家和一位音乐家在现场互动。X是变量,它可以是教育,也可以是艺术。拍摄那天中午,我目睹了一个艺术策展人跟鲁白的见面。对方为了寻求合作而来。策展人说,现在艺术界以谈科学为时髦,不谈科学好像就显得不合适宜, “你看画连环画的人都画什么量子力学。”“艺术家的工作室都比较有感觉,有工作的痕迹,比较好看,”对方跟他讨论未来的合作形式,“如果科学家到艺术家工作室的话效果会很好。”鲁白在谈话中流露出的对艺术家和艺术圈的熟稔,令人印象深刻。前不久,我在《芭莎艺术》30salon上看到了鲁白走访艺术家王光乐画室和关于“过程”的对话。除了线下活动,他还负责《知识分子》的未来发展等多种业务。即便从他抛出的寥寥数语中,也能得知他的社交圈极其丰富。鲁白称,现在社会各界都对科学很重视,很多政府官员、知识分子、企业家、投资人,都有兴趣。《知识分子》的天使投资来自真格基金徐小平。鲁白介绍,《知识分子》的愿景是科学传播,弘扬科学精神。最终决定用公司化的方式来运作,是为了可持续的发展,也可以延揽好的人才。  “我们不追求点击率、粉丝量, ”他说,“我们是有情怀、有社会责任感、追求真理、关心人类文化价值的科学媒体。”   “现在我们科学界看重的是论文数,影响力因子,整个社会都在追捧‘短平快’的科学和技术,这个风气很不健康。”他也希望通过公号影响社会,逐渐改变目前比较急功近利的社会评估系统。“我尊重有些小实验室,能用独特的思路,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科学发现。” 这种出其不意的创造性会让他惊叹,他也因此不欣赏那些抢热点问题“拼命地干,谁先干出来谁就是英雄”的风气。对于30salon,他的回答也很通透:物质、情感、智识和精神。他欣赏形体的美感,在巴黎一家服装店,他曾颇有兴致地让店员从头到尾给他试了好几身衣服。“长相是父母给的,”鲁白称,“但是身体的形态却可以通过运动来改变。”他推崇一种知识分子的30salon态度,既在专业上有所建树,也有丰富的30salon和兴趣,比如滑雪和音乐,“我们应该推崇这样的文化,我们做研究是为了好奇心,是为了科学发现本身,而不是出于谋生,拿知识换饭吃。”在采访结束后,鲁白发来邮件,希望获得采访要点,说要跟女儿讨论。女儿喜欢艺术,他带她去博物馆,认识艺术家;儿子喜欢心理学,他买书跟儿子一起讨论。“我不喜欢自上而下的教育,”他说,“我有一个很重要的词,叫(与子女)共同成长,或者叫有质量的共同30salon。”他追寻一种永不停止成长的内核:“Looking back, people would say, this is an interesting person who has done some interesting things.(回望过去,人们会说,这是个有趣的人,做出了有趣的事。)” 3谢宇认识饶毅,是因为跟他辩论。饶毅曾提出亚裔在美国学术界不受重用。谢宇认为看法很大胆,证据不成立。饶的理由是学术30salon编委中中国人少,系主任里中国人少。讲究实证的谢宇提出了质疑,“中国学者都比较年轻,有的回国,有的专注学问,这个数字不充分。”“我很敬佩他对华人权利的维护,”对从事社会学研究的谢宇而言,这是个学术问题,就要讲究证据。谢宇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后,饶毅虽“不是很高兴”,但颇有君子风度。鲁白跟饶毅认识更早,他盛赞饶的义气。饶毅在场时,鲁白总会显得比往常活泼。上世纪80年代,他们在当时的上海第一医学院读硕士研究生,同住一个寝室,志趣相投。1985年出国,鲁白去了康奈尔大学医学院,饶毅去了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饶有奖学金,而鲁则是自费留学,30salon颇为拮据。饶毅建议将自己的30salon费分一部分给他。“从《三国演义》、《水浒传》到金庸的武侠小说,都是歌颂忠诚,那是因为我们的现实30salon中,忠诚太少见了。”鲁白称,忠诚就是对朋友的义气,是基于对价值观和人品的认可,形成的牢固友谊。他称“张生家事件”中饶毅对他的支持,是因为我们对学术道德的共同认识,以及为人处世的一贯主张。“当朋友在困难的时候,有人敢于站出来替你说话,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利益,这是最高层次的忠诚。”从他与谢宇、鲁白的交往也能看出,因为饶毅丰富多彩的性格和行事方式,他总是主动或被动地卷入论争。拍摄当天,饶毅着迷于跟鲁白、谢宇讨论要做一个线下的辩论节目,希望通过有风度的争论,对事不对人地阐明观点。 “如果体面仅与外形、穿着相关,比较肤浅。”饶毅认为人的魅力还在于责任担当和内心世界的丰富性。他也提议,想要找些年轻人来主持微信公号,是不是可以仿例《中国好声音》,通过晋级的方式来寻找科学界的主持。拍摄完毕,他在微信里看照片,还指导鲁白、谢宇二位点原图,不然就“low resolution(低分辨率)了”。“我致力于理解真实的时代,而避免妄评这个时代令人乐观还是悲观,宿命论有悖于科学精神。”过去一年,《知识分子》在诺贝尔奖、转基因、空气污染等重大议题中都提供了及时、深度的报道。“科学从来不仅是科学共同体自己的事情。”饶毅称,科学发现和进展天然需要传播,但更重要的是科学文化和科学精神的传播,因为这影响这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和未来发展。《知识分子》的报道是依据科学期刊论文和其他科学家的评析,是科学新闻的标准模式。 “科学和其他的创造性活动——文学、艺术、哲学——所需要的创造力都主要来源于个人,而不是国家或集体。”谢宇称,《知识分子》让更多的学者以个人的身份、个人的想法,参与知识领域的讨论。
采访、撰文:季天琴
策划、执行:本刊编辑部
摄影:栗子
创意总监:Vicson Guevara
时装总监:Dan Cui
文字监制:康路凯
编辑:李典
时装编辑:Anson Chen、Jojo Qian、Jacky Tam、吴睿骐
联络:曾鸣、何瑫、梁爽、梁潇浒
拍摄统筹:徐沉沉
化妆、发型:嘉 studio刘科
拍摄场地:中纺时代联盟影棚、studio ark
封面修图:Stella Digital
摄影助理:子俊、孟柱柱
服装助理:郭哲、吴卓欣、吴倩、翁冰娴
本内容系GQ男士网原创或经官方授权编译转载,严禁以任何形式或方法转载或使用,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所有评论
请输入您的评论... 访客
发送
更多评论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30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