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订阅
专栏

没有美国,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好吗?

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了任期内最后一次国情咨文演讲,称“我们的军费超过后面的8个国家的总和,我们的部队依然是人类历史上最强的作战部队。没有人胆敢袭击我们或者我们的盟友,这是自取灭亡。”每当遇到国际大事,我们似乎都会等着看看美国的态度,然后往往会指责美国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不妨假想一下:如果美国真的撤回自己的力量,自此撒手不管,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好吗?答案很可能是:不会。 维舟2016.01.19
美国是这个时代的“日不落帝国”。在几乎每一场国际冲突的现场或背后,通常你总能看到美国的身影——即便它确实不在那儿,世人也总要屏住呼吸期待美国会对此说点儿什么。尽管华盛顿的一些惯例声明在美国报纸上根本不当回事,但当地人却会认真对待,就像当年曾有个黎巴嫩人说,在贝鲁特,人们“都认为里根每天都在谈起黎巴嫩”。不必说,任何一个角色的过度存在都令人厌烦,何况美国并不会只是安安静静地待在那儿——根据它的立国精神,它自认迥异于世界其余部分(“the rest”),但同时又是其榜样,是指引它们前进的“山巅之城”。如果你认为美国应该停止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先管好自家的事,那么好消息是:确实也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正赞同你的看法。根据皮尤中心的调查,已有超过半数(52%)的美国人认可“美国在国际舞台上应当少管闲事,别的国家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这其实倒也并不稀奇。每当美国在海外搞得一团糟后,总会冒出一个声音:“我们为什么要管外面那些破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行动看来距离结束遥遥无期且得不偿失,反恐战争甚至越反越恐时,乖觉的奥巴马总统因而不论如何都不肯直接向利比亚和叙利亚派遣地面部队,他还曾在加纳对非洲人呼吁:“非洲的未来要靠非洲人自己。”言下之意,不要指望美国掉下馅饼来,换作之前,小布什可不认为伊拉克的未来要靠伊拉克人自己。不妨假想一下:如果美国真的撤回自己的力量,自此撒手不管,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好吗?答案很可能是:不会。这当然会给美国纳税人省下一大笔钱(毕竟派驻在海外的航母舰队并不是廉价玩具,更别说还有数百个军事基地),但却并不一定会使世界变得更安全。原本处于美国核保护伞之下的欧洲、日本很可能都会寻求重新武装化,引发地区军备竞赛也不足为奇;至于那些恐怖分子,你更不可能指望他们在警察撤走之后反而会主动放下武器。其实美国“在海外搞得一团糟之后抽身走人”是有前科的,在墨西哥、越南都曾这么干过,因而许多人现在担心的并不是“警察赖着不走”,而是“警察没把事管好就溜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对海外完全失去兴趣,结果却是放任了德国和日本军国主义的兴起,最终走向了二战。即便从这些历史教训也可看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有没有美国,而在于如何建立一个有效的国际协调、对话解决的机制;不是“不要警察”,而是应在增加警察数量的同时,限制警察滥用权力、过度干预。若非如此,仅仅一个“没有美国的世界”很可能是又一个错误——如果说一个到处插手的霸权美国因其单边主义行径而令人不快,那么也应看到,其实孤立主义也是一种单边主义,它本质上是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不介入行为”。虽然英语文献中每每不无嘲讽意味地称中国为“中央之国”(middle kingdom),但如今其实美国才是“中央之国综合征”的重度患者,它“把自己看作是宇宙的中心、唯一至关重要的文明价值及标准的绝对持有者”(Barry Buzan 《美国和诸大国》)。由于独占着天启的解释权,它在内心深处自认作为领导者和国际社会的其他成员并不平等,因而美国向来坚决不服从任何与美国利益存在冲突的国际法或联合国决议。詹姆斯·沃伯格曾精辟地概括了美国的这种态度:“我们想成为世界公民,除非世界成为美国的延伸。”从这一点上来说,美国无论在国际政治中表现得积极(“在上帝的帮助下,我们能够把伊拉后,美国也曾退回到孤立主义,克变得和美国一样”)还是消极(“我们为什么要在伊拉克待下去?”),本身都是从自我角度出发的单边主义行为,这两者原本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正如《美国、俄国和冷战》一书中曾嘲讽的那样,“当美国人无力主导国际事务时,他们就倾向于成为政治上的孤立主义者;而当他们行有余力时,便摇身一变而为国际主义者。”这并不是因为它在本质上发生了变化,而只是状态的不同。也正因此,有些人坚持认为美国积极运用自己的力量才能体现出阳刚之气,《时代周刊》的老板亨利·卢斯就曾在二战时说过,如果美国染上“不育的孤立主义病毒”,那就不得不“可怜巴巴地承认阳痿”了。一个全球干预的美国,不仅可能在当地制造问题,还可能影响其国内政治:正是积极介入海外行动的小罗斯福总统开创了任意使用行政权力的先例。不过美国的干涉主义之所以带来某些令人不快的后果,说到底还是得归结为这样一个原因:在国际秩序的均势崩溃之后(苏联消亡后尤其如此),美国得以毫无顾忌地采取行动。这不是“世界需要美国,还是美国需要世界”的问题,而是我们在任何一群儿童中都能看到的现象:只有均衡的局面才能使每个人谨慎地运用自己的力量,如果只有一个孩子特别强,那你是无法总是指望他个人的善意的。
撰文:维舟
插画:陈禹
本内容系GQ男士网原创或经官方授权编译转载,严禁以任何形式或方法转载或使用,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所有评论
请输入您的评论... 访客
发送
更多评论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30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