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订阅
30salon

年轻学生对衣着还能有什么追求?

在英国高等学府的学生中的常见着装,传入美国后,与当地的年轻人一拍即合,并在“常春藤联盟”中迅速流传开来。 myGQ2018.02.05
一张常春藤院校家庭派对的海报(via. Pinterest)在20世纪中叶的美国,穿着或有印花的丝绸、马海毛、法兰绒等意式(或英式)裁剪的服装,或者戴着丝绸或针织领带的男人,多半是个有钱有地位、讲求品味和时髦的时装精;身穿尖领白衬衫外穿裁剪保守的羊毛西装,打着安全的领带,脚穿纯色的深色袜子与黑色牛津鞋的人,多半是穿着美式商务装的普通美国商人;至于穿着好穿又好打理的衣服的人,自然是大学生了。学校周边的商店会比市中心便宜不少,那些风格稳定、价格也比较稳定的商店,成了常春藤风格的有力推手。创立于1818年的老字号Brooks Brothers就是其中翘楚。在传统英式服装的印记、偏向中产阶级的务实审美、年轻人对运动的热爱和周边商店的共同作用下,美国的高等校园中的年轻学子形成了一套不断演变又独特的穿衣风格。它介于成熟严谨和青春活泼之间,好穿、耐穿是首要需求,尤其是在常春藤风格开始形成的初期,“好看”似乎并不是学子的主要追求。
Brooks Brothers在1940s时期的广告 (via. Pinterest)

几分招摇

在传统英式风格的拥趸和老派商人眼中,一战后的年轻人似乎在审美领域筹谋了一场反扑。曾在男装中占据绝对地位的暗色逐渐被棕色、灰色、蓝色、蓝灰色、粗纺呢上自带纹路的灰蓝色等颜色挤下了神坛。美国的年轻人也不再像英国人那么热衷于历史悠久的粗花呢西装了——斜纹花呢西装倒是曾在这段时间短暂流行,却是在浅棕色、奶油色、蓝色、粉色条纹的颜色和样式的加持下存活下来的,并被改装成了三件套和运动外套——也很快失宠了。
1927年的夏季男装广告,浅色的服装已经出现 (via. Pinterest)这段时期的男装的色彩更为柔和,一扫往日的古板沉闷,更有朝气,也多了点花花公子的味道,以弗朗斯西·菲茨杰拉德为代表,注重享乐的年轻人在古板克制却细节考究的老钱风格与渴望标新立异的新贵心理之间寻求微妙的平衡,成为常春藤风格的滥觞。而这种元素发展到后来,还演变出了拆分套装,西装和裤子不同色的特征。
弗朗斯西·菲茨杰拉德(1986—1940)(via. 东方IC)
服装以轻柔的浅色为主色、外套和裤子不同色的肯尼迪兄弟 (via. Pinterest)

几分休闲

·        “校服”不是我们印象中不合身却被强制要求穿着的肥大运动外套,美国没什么需要强制性穿校服的学校。这里的“校服“是指染上母校标志颜色、印上校园名字或标识的舒适休闲的运动风格的服装,它可能是T恤,可能是套头衫,可能是夹克。将校园当家的学子不用担心自己平时穿得不够正式:不求西装革履,仅忌衣衫褴褛。达到这个要求的最简单方式就是穿“校服”:耶鲁蓝、哈佛暗红、达特茅斯绿、布朗棕……常春藤学子从不吝于穿上表明母校身份的衣服,这是他们表达对母校的感情和自豪的方式。
在校园中穿着印有母校名称的衣服的学生 (via. “Take Ivy”)除此之外,学生也还有其他选择。比如牛津布衬衫和卡其裤这类在战后剩余不少的物资通通流入了市场,成了大学生人手一件的基础单品。气候变化,只需在这基础上增减即可。冷了,加件圆领毛衣,套上粗呢外套,披件全棉华达呢宽松雨衣绰绰有余;白色球鞋、棕色乐福鞋也够你搭配的了。如果想加上更正式一点的领部配饰,校园周边的店铺中可以找到不同材质各种风格的领带,丝毛混纺的最为百搭,至于华丽的丝绒、迷幻的涡纹印花之类,则属于消费水平更高一级的学生了。
常春藤风格中常见的衬衫+套头毛衣式搭配 (via. Pinterest)而60年代常春藤风格中的休闲穿搭,是由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定义的。海军蓝色羊毛休闲外套或棕色哈里斯花呢料的外套是不可或缺的单品,天热时可用它们搭配卡其裤,天冷时可用它们搭配灰色法兰绒长裤。但即便是在平常的休息时间或外出度假(前提是在陆地上),肯尼迪的休闲外套也常和西装裁剪颇为相似(有着相仿的平驳领、两粒扣、胸袋、髋处的口袋和袖口处的2颗纽扣),但和非休息时间不同的是,放松状态下的肯尼迪多半穿着乐福鞋。
约翰·肯尼迪和戴着肯尼迪面具的女儿卡洛琳在1962年的万圣节晚 (via. Pinterest) ·        乐福鞋鞋履中最“常春藤”的,恐怕要数Penny loafer了。这种来源于挪威渔民休闲时所穿鞋履的皮鞋没有鞋带、一体成型,轻松穿脱;鞋面上特意预留的一条缝隙还可以塞硬币,方便那些出门不带钱包还想去电话亭打电话或救急的学生,设计相当贴心。没有绑带皮鞋的拘谨,比球鞋多了绅士气质,乐福鞋适应的搭配风格更为广泛。
用乐福鞋代替球鞋,打高尔夫的约翰·肯尼迪·        运动装早在19世纪末期就有的社会及运动方面的竞赛,使美国东北部八所大学与学院组成了体育赛事联盟,即“常春藤联盟”。所以常春藤风格中带有运动元素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合身的卫衣就是常春藤风格的践行者在普通时段的着装配置——简单、年轻、潇洒,上面常印字母和数字,字母表示母校、所属社团、参加学会等的缩写,数字最开始代表毕业年份,后来就不太有所谓了。
午饭时间,穿着圆领卫衣的学生 (via. “Take Ivy”)至于面料以毛毡为主、拼接了皮质的衣袖的运动夹克,则更是人手一件的单品。“运动”不代表随便。常春藤学子的运动夹克会在衣领边缘、口袋接缝处等翻领处走一条四分之一英寸的针脚,这暗藏的玄机就是正宗的常春藤运动外套和普通外套的区别。看似简单,却有精妙之处的细节,无形中将跟风模仿者和真正懂行的自家人区分了开来。 

几分正式

追求舒适和自由固然是常春藤学子的日常需求,但这完全不代表他们不懂如何穿正装,在周末和假期有着装要求的场合,就是考验他们对正装(主要是西装)拿捏程度的时刻。在20世纪20年代已经出现了常春藤风格的西装外套滥觞:西装更为修身,常见的平驳领被裁窄(2.75英寸),单排扣为主;长外套常长度为30.5英寸,以2、3粒纽扣固定在胸腹出,衣服前侧下方还有两个贴布式的大口袋。在面料选择上,早期还是以沉重的羊毛或精纺羊毛为主。
1921年夏季男装(via. Pinterest)正从战火中恢复的20世纪40年代中叶,正是美国扩张学校的时期。1944年的《军人安置法案》让许多年轻军人有机会去大学读书。有数据表明,1945—1955年间美国的高校入学注册率翻了10倍。这也让无数期待成为“东部精英”的年轻人有了希望,但作为身体和思维都很年轻的一代,就算是遇到重大活动,他们也不会穿着过于笔挺拘束的西服。这些西服的衣领约占胸部的三分之一宽,多半有三粒扣,肩线落在自然肩膀处,胸部的裁剪柔软自如,腰部不收腰线,整体状如布袋。相对应的是修身而宽松的裤子,就是最简洁的卡其裤的样子。吊带已经过时,腰间系一条腰带就不会落伍。
听讲的学生身衬衫和针织衫(via. Ivy-Style.com)想突破“简洁”的禁锢,在外套内穿上菱格纹或格纹的针织衫是很常见的事情但在接下来的10年里,就读于常春藤校园的年轻人不再是“东部精英”了,甚至很多人对成为“东部精英”毫无兴趣,常春藤风格在高校中没落,不过却因不少毕业于常春藤学院的政客而在政界打开了局面,而前总统约翰·肯尼迪就是其中的标杆。虽然从政之后不能复制学生时代的穿着,但着装中依旧可见他的名校出身。相较于青涩学子和走在时代前列的时装精,政客的着装需要显得沉稳、更亲民(接地气)一些,所以在绝大多数时候,肯尼迪将本就接地气的常春藤风格融入时下流行的更为修身的风格中,打得一手好安全牌。
1960年,将要巡航的约翰·肯尼迪俨然已成为美国政坛乃至世界的时尚偶像 (via Photobucket)常春藤风格的西装一度肩阔体宽,不具备紧窄的效果,但到了五六十年代,肯尼迪为这种传统的常春藤西装改装上了更小更柔软的垫肩,西装领开口至浅胸处,腰部微微收拢,让穿着者显示出更为严谨专业的样子来。此外,西装袖头处的纽扣数量这种细节也发生了变化,不过就总体效果而言,大致风格还是没变的。
1960年,肯尼迪(右)的西装外套款式简洁、剪裁利落,有着单排两粒扣、平驳领、胸袋和髋处的口袋身边是道格拉斯·麦克阿瑟旁边(via. NY Daily News)比起四五十年代常春藤风格中常见的无褶、无卷边的宽松裤子,这个时期可以同时搞定正式和休闲场合的打褶直筒裤更为常见。再蹬上乐福鞋,拿上一件随时待在身边的羊毛外套就能抓住一些经典的常春藤元素。实在不济的,可以直接去老牌的常春藤风格男装门店去购买。比如Brooks Brothers就因肯尼迪兄弟的青睐名声大噪。
坐落于麦迪逊大道和第44街拐角处的Brooks Brothers的橱窗 (via. “Take Ivy”)深受这种风格影响的政客不止肯尼迪这一位,毕业于杜克大学的理查德·尼克松的也时常穿着Brooks Brothers的西装现身。
“千万千万千万别再踏入常春藤盟校!”这位如此呼吁全天下的美国总统(右为尼克松)倒挺喜欢穿常春藤风格的服装,emmmmm……没错,他们的服装,都带着几分“旧”的味道。而对于大学生来说,没有真正的旧衣服,创造条件也要让它们看起来“旧”一点。

几分“旧”

要相对朴素,但是质量好,这点要求无法通过硬邦邦的崭新的衣物表现出来,带点旧时光痕迹才能彰显出显得毫不费力的时髦态度,以及这些衣物有多耐用。肘部打上真皮、绒皮或羊毛的补丁,这种做旧的方式简单、实用(增加了服装耐穿度),还多了一丝工装服式的时髦。
穿着领口和肘部都以橡胶材质镶嵌和拼贴的外套,左边这位学生可以说是很时髦了在秋冬衣物的选择上,重量较重的羊毛和精纺羊毛仍是外套的首选材质。它们厚实、扛风、耐穿,受到了中产阶级和年轻人的青睐。加上耐用的雨衣、棉布的卡其裤、好质量的皮鞋等衣物,不用太笔挺崭新,更别显得硬邦邦的。自然的褶皱、岁月留下的使用痕迹,都似乎能无声地传达穿着者来自“富贵世家”的消息。当然了,除了上述这些较为常见的常春藤着装风格之外,这些名校学子还有其他独树一帜的着装方式——裸着。在这件事上,无论你的“耻度”有多高,在20世纪40至70年代入学的人,恐怕都难逃一劫。当年的常春藤学子在入学后面临的羞耻第一关是脱掉衣服摆出各种脊柱侧突、脊柱前弯之类的奇异造型,这个项目曾是常春藤学院与七姐妹学院新生入学报到流程中的基本环节之一,所以说不定有些你觉得耳熟的名字,比如乔治·布什、鲍勃·伍德沃德什么的。至于始作俑者哈佛大学,早在1880年就开始实施这个项目了。当年的哈佛大学还没有女生,所以在校园里赤身裸体和裸泳算不上是一桩怪事,因为当时人们认为这样有益健康。到了1940年,哈佛大学的研究者William Sheldon参与设计了这个活动,并按照学生的体型为他们分类,做优生学方面的研究,以便将优质的男生集中匹配给著名女校的优等生,从而改良人种。这项如今看来非常政治不正确的研究,当时却在名校中蔓延开来,无论男女都难逃一照。直到1950年,华盛顿大学的一名女生将此事告知了父母,次日,Sheldon的研究被叫停,被搜查出的裸照都被付之一炬。
2014年哈佛大学期末前夜的学生裸奔 (via. The Harvard Crimson)如今的常春藤学子,尤其是哈佛学子,仍有裸着的传统,不过区别在于,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比如期末考前用来发泄压力的裸奔。从1918年的滥觞开始至今,常春藤风格已经跨越了近百年,在起起落落中也演变了近百年。虽然偌大的校园,包含了太多种着装风格,实在难以限定范围,尤其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复古趋势开始蔓延,裹挟着预科生风格和回溯英国的复古风潮,本就具有强大包容性的常春藤风格与它们之间更加难以做到泾渭分明。但事实上,不管30salon于哪个年代,即便各奔东西,投身于各行各业,校园中的着装风格仿佛融入骨髓一般,在学子身上或多或少,自觉或不自觉地在衣着上打上烙印。
“毋庸置疑,麦迪逊大街的男士会穿着常春藤风格的西装,戴顶帽子,拎着公文包大步走在大街上。”(via. “Take Ivy”)
撰文:ClairZuGQ x TOPLIFE联合出品
本内容系GQ男士网原创或经官方授权编译转载,严禁以任何形式或方法转载或使用,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所有评论
请输入您的评论... 访客
发送
更多评论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30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