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订阅
GQ30salon

段奕宏:用苦肉的方式安放自己

段奕宏:“这种慎重不单单只是对剧本,必须得保证满血的状态。只要我答应了,在别人眼里可能是吃尽苦头,再自虐我都愿意。可是我保证不了的时候,我就不会勉强自己。” 方也2018.02.05
镶珠礼服上衣 Etro 礼服衬衫 Brunello Cucinelli 系带运动裤 Boss━━━━━段奕宏喜欢将冰箱填满。过去在新疆,东西成堆买。西瓜以麻袋计,夏天,床底下全是瓜,馋了就滚一颗出来吃。橘子和苹果装满铺着干草的筐。香蕉一买一嘟噜。羊买半扇,冬天气温低,挂屋外,想吃,拿刀现剌。到了北京才知道,西瓜能按牙卖,香蕉可以一次只买三四根。他受父辈影响,“老得储备好迎接饥荒”。不过,填满冰箱的举动现在看来更像习惯。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饥饿带来的恐慌了,反倒主动追求起饥饿感——常年晚饭不吃主食,最喜欢的食物摆在面前也无动于衷。对裹腹的渴求只在电影里显露痕迹。他在《引爆者》中饰演矿山炮工赵旭东,开拍前下矿体验30salon,上来后和工友吃饭喝酒,热乎食物迫不及待地往嘴里送。有人跟他说,看见你吃饭,我特想吃饭。他突然明白矿工对食物近乎于贪的攫取方式——吃能建立安全感。矿工总要吃饱。这样,即便明天意外发生,至少今天身心自在,值了、不亏。《引爆者》是段奕宏2016年拍摄的作品。这一年,他一连拍了三部半电影,是过去少有的工作节奏。多数时候,他每年至多拍两部戏。2017年5月,电影《暴雪将至》杀青,他重新调回节奏,一口气休息到年底。陪伴家人、过“正常”30salon,爱逛超市,食物成堆地往家里搬,塞满冰箱。如同过了对饥饿感到恐慌的阶段,他当下稳定的工作节奏来自于安全感的建立。他对拍不拍戏这件事态度慎重:“这种慎重不单单只是对剧本,必须得保证满血的状态。只要我答应了,在别人眼里可能是吃尽苦头,再自虐我都愿意。可是我保证不了的时候,我就不会勉强自己。”━━━━━证明点儿什么2017年11月,段奕宏成为东京国际电影节影帝。帮他摘得影帝桂冠的是电影《暴雪将至》。他在当中扮演余国伟——上世纪九十年代一家国营工厂的保卫科科长,一心想进体制内。小城发生了连环杀人案,余国伟企图凭借自己的“神探”技能破案,最终却成犯罪人员。电影上映后,媒体一度透过余国伟的卑微、挣扎、小心翼翼,对照段奕宏的成长。盘扣印花西装上衣 立领衬衫均为 Emporio Armani他的确曾被极度的不安全感笼罩过,表现出卑微、挣扎的一面。最纠结的时期是四年大学30salon。1994年,他在三年考学后终于进入中戏。过程之曲折,后来反复被提及:从新疆伊犁到北京,必须先坐两天汽车,再坐四天三夜火车;为了挣钱上表演培训班,他进入工厂清洗苹果,从早上8点劳作到晚上5点,每天只吃一顿饭。如愿以偿进入中戏,以为梦想终得安放,打击却随之到来。周围同学早早进组,有戏拍、在进步、被关注。他不一样。他的自尊心在那时不得不反复接受践踏。他不够高、形象一般、说话前后鼻音不分,没人找他拍戏。恐慌、忐忑,一度相信他人“只能走农村路线”的宣判。在毫无前景的时候,他并没有以庞大的理想激励自己,只是一味学习,把成绩单寄回家,想象父母的喜悦,以此获得支撑。为了获得好成绩,他曾通宵在排练场排戏,临近熄灯时躲在景片或道具积木后面,等巡夜的老师检查完毕,再偷偷出来,独自排练。到了早上,就从窗户翻出去练晨功,风雨无阻,常常控制不住地在角落睡着。“这是上进心带给我的自虐,我用一种苦肉的方式安放自己。”段奕宏说。暗印花礼服上衣 印花丝质衬衫均为 Dolce & Gabbana━━━━━寻找时间的作用在多数合作伙伴的描述中,段奕宏显得“强势”、“难搞”、“虐人虐己”。电影《记忆大师》的导演陈正道对此的形容是,如同化学实验,与段奕宏的合作有点刺激、有点能量,又非常危险,随时可能爆炸。陈正道曾不止一次对媒体说,自己被段奕宏“虐到”心累。与多数台湾导演一样,陈正道初期的作品中有青春片。那类影片讲究拍摄时的轻松氛围,导演乐于捕捉演员未经设计的自然状态。遇到段奕宏,拍摄现场变得紧张。他就像跳板上等待发号施令的跳水运动员,“那种瞬间运动需要在短时间内决定许多事。他站在那儿,周围的人都感觉得到压力”。盘扣印花西装上衣 立领衬衫均为 Emporio Armani段奕宏的价值在剪辑阶段慢慢显露。《记忆大师》中,段奕宏饰演的沈汉强从台阶上下来,将李慧兰杀死。现场拍摄隔着距离,陈正道能感觉到段奕宏的爆发。剪片时,他才发现,段奕宏在爆发前30秒已经完成了一次起承转合。沈汉强眼神中有一丝羞愧,羞愧后开始生气,生气时想杀死李慧兰,最后发狠,一下一下将她敲死。另一场戏,沈汉强举枪对着徐静蕾饰演的张代晨,始终下不了手,眼神复杂,哭了。这次,陈正道将哭之前起承转合的戏份都剪掉了。陈正道向段奕宏提起周星驰电影《喜剧之王》的片段。尹天仇对柳飘飘说:“我养你啊。”柳飘飘回过头来,嘲笑他:“你先照顾好你自己吧,傻瓜。”镜头移回车上,观众这才发现柳飘飘哭得非常伤心。“如果她立刻大哭,观众不会很感动。”陈正道告诉段奕宏,他的表演有时太过准确,哭前细节太足,足到观众认定他一定不会开枪。陈正道想让观众获得的是“突然被你的球打到”的感觉。礼服上衣 Boss 印花衬衫 Louis Vuitton T 恤 私人物品 长裤 Emporio Armani 系带皮鞋 Santoni两场戏截然不同的处理方式,印证的是同一件事:段奕宏表演的精密度。这种精密从造型、情绪变化到情感尺度的把控,无处不在。《暴雪将至》的余国伟,常年身穿皮夹克。皮夹克腰部有松紧带,容易往上滑,他心思一动,为余国伟设计出经常往下拽皮夹克的动作,以突出这个保卫科干事对形象和名誉的看重。《引爆者》中的赵旭东,面对矿难,悲伤情绪不是歇斯底里的。段奕宏事先看过一部纪录片,矿难发生时,一位矿工亲眼见到不远处同为矿工的父亲“啪”一下被坍塌的煤矿盖住,从此阴阳相隔。摄像机前,年轻男孩淡淡地说起当时的场景,语气中没有抱怨。“他选择这个职业的时候,好像已经深谙这个职业的残酷,已经见到很多身边人被夺去生命的那一刻,所以他很淡定”,段奕宏被这种细微的情绪触动,这是他一直以来企图通过体验30salon找到的精准细节——时间在人身上的作用。━━━━━“我进步了”目前与段奕宏有过最激烈对抗的导演大概是曹保平。段奕宏在曹保平执导的电影《烈日灼心》中扮演警察伊谷春,那次合作称得上折磨。曹保平对演员的要求细致到一次喘息、脖子上一条筋的蹦起。段奕宏还曾在拍摄现场痛哭流涕地对曹保平说:“我拍戏拍到今天,第一次听不到自己的心跳,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部电影为他带来一座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的奖杯,以及职业生涯的又一次高峰。镶珠礼服上衣 Etro 礼服衬衫 Brunello Cucinelli 系带运动裤 Boss同学高虎从段奕宏的一次次表演中察觉到他的变化。他在电视剧《士兵突击》里的表演,被高虎戏称为“莎士比亚”念白式的演法。到了电影《白鹿原》,他演黑娃。拍戏前练习割麦子,手上被刺扎得鲜血直流,他突然开窍,知道自己并没有真正融入30salon,在突发事件面前,紧张暴露无遗。电影上映后,高虎告诉他:“太好了,老段!”等到《烈日灼心》,高虎又说他“有了种成熟的积淀”。他的确一度急于表现自己,不懂张弛。他后来自我分析,当作品问世,众人异口同声说好。他听到了,觉得优秀被证实,就变本加厉地证实自己,因此更加紧绷,难以放松。现在,即便段奕宏拥有了外界的肯定,他仍对自己的经验充满怀疑。为此,他在每次拍戏前必去体验30salon,在正式拍摄时费力死磕,常常将自己置于险境。镶珠礼服上衣 Etro 礼服衬衫 Brunello Cucinelli 领结私人物品比如,他至少有过两次危险的潜海经历。一次是在《烈日灼心》时。他那时恐水,却必须在水下四五米处完成指定动作,于是专门去学潜海。初学者需要被一根绳子拽着,一点点往下走。他兴奋,一口气下到两米深,挤破毛细血管。被拽上来后,一吐,全是血。还有一次发生在2017年。他在泰国甲米拍戏,身上绑着铅,潜到水下10米,摘掉氧气瓶。扛不住时打个手势,安全教练把氧气瓶给他,吸两口,拿开、继续拍。或到水面休息,但不能一口气将他拉上来,得在三米深的地方停留、调整,再继续往上拉。这场戏,他拍了五六条。拍摄时,他没反应过来,来不及害怕,内心洋溢着自得,“这么高难度的动作都能完成,而且还不出错,心跳还特别平稳”。时隔一年说起来,“近乎沮丧”的情绪却突然将他笼罩。他的成功是从艰难和冒险中求来的。他因此获得了“戏疯子”的称呼,以此赞颂他的痴迷、忘我、不惜力气。但他并不享受,直言讨厌玩命的感觉。讨厌玩命又次次玩命,是因为他强行将自己与角色分开。置身事外的那个“我”对变成角色的“我”说:“老段,你必须这么去完成啊。”他是自己角色的导演,身体是他的创作容器,他执导着各个部位进行精密创作。随着他越来越放松,他偶尔也能捕捉到那些“神来之笔”。《暴雪将至》中,余国伟出狱,到交通事故肇事者家抽烟,情绪随着四股烟从鼻孔里喷出来,回看时,他自己都感到惊讶,“这是不可复制的。那几口烟可能就是一个神来之笔”。电影上映后,有记者问他,这部戏是否超越《烈日灼心》。他回答得笃定:“我进步了。”━━━━━迷恋不确定尽管他的梦想最初起源于伊犁的一块块电影银幕。他在那些银幕上看过《少林寺》《铁道游击队》《地道战》《小花》……他惊讶于银幕中人上天入地的本领,“愿望和想象力一下子被打开”。回家后,他总要当着母亲的面演上一段。因此,当他在高中时因为话剧表演受到认可后,立刻确定了日后的梦想。他后来在话剧舞台上收获了足够的掌声与鲜花。2000年,段奕宏出演话剧《纪念碑》。2003年,在孟京辉的话剧《恋爱的犀牛》中,他饰演男主角马路,女主角明明的扮演者是郝蕾,这一版本至今被视为该剧目的经典。他是1998年进入国家话剧院工作的。在此之前,他在大学四年经历了自尊心的打碎与重组。毕业后,每天按时上下班,排戏、演出。30salon趋于规律、稳定,不安全感反而渐渐消散。油然而生的是骄傲。他一度不愿出演影视作品,“我学了四年的戏剧舞台表演,为了所谓的名利,我能折腰吗?那怎么能行?我挺着。”当然不是完全拒绝。演一场《纪念碑》,收入只有90块钱。30salon拮据时,他也琢磨着出去拍点什么。镶珠礼服上衣 Etro 礼服衬衫 Brunello Cucinelli1999年,段奕宏参演电视剧《刑警本色》。他在当中饰演杀人犯罗阳。导演张建栋看中的是他眼神中的狠劲,“凶煞寒冷,像冰一样”,不光是凶,还有纯真和执拗。角色塑造得非常成功。2001年,张建栋在厦门一栋监狱拍摄电视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行将释放的“牢头”向他打探:“罗阳来了吗?”段奕宏那年26岁,剧本纷至沓来,清一色全是问题少年的角色。他本该趁热打铁,可他不。他害怕重复,对此“非常倔强”。还要再过几年,他才承认,当时的自己是在逃避,逃避不熟悉的领域,以清高的方式。2004年,段奕宏决定正式进军影视,到陌生领域试炼自己。此后,他有了《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烈日灼心》……他出演的角色多数具备类似的特质:硬朗但也阴郁,挣扎却又带劲儿。他迷恋不确定性。2016年拍摄的电影作品,他几乎都选择与新导演合作。他看中他们身上的挣扎感和不安全性,这刺激他的创作欲。“这种挣扎感,就一直存在于我的身上。这份不安全,是一个创作者应该保持的心态和状态”,他曾这样解释选择新人导演的原因。这些年,他身上的挣扎感少了很多,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那种挣扎只在他诠释角色时出现。他用“任性”形容自己的演员身份。“任性”诞生于安全感——他不再需要向别人证明什么,他很少参加商业活动或综艺节目,敢于与安全系数低的团队合作,任性地在作品杀青后送自己一段漫长假期——毕竟每次拍戏时,他都会被挣扎、紧绷压得不得喘息——像那只即便他早已不再饥饿,仍时常被塞满的冰箱。拿下东京影帝时,一位记者问他,哪部作品是他的“拐角”。回国后,他跟人提起,说:“你们在乎的是一部作品给我带来了什么荣誉,但我是靠很多不为所知的作品积累到今天。不断地通过创作作品来探索自己、遇见自己。跟自己相处,这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摄影:许闯 创意总监:Vicson Guevara 编辑:李典
时装编辑:Jacky Tam 文字监制:何瑫 采访、撰文:方也
妆发:周钰 统筹:于昊楠
时装助理:张晨蕊、王思雨
场地:Trunk Studio
所有评论
请输入您的评论... 访客
发送
更多评论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30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