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订阅
30salon

书接上回,水逆旅行的第二天 | 薛定谔的GQ Daily

GQ实验室4位编辑的东京行第二天,他们会遇到什么呢? GQ Lab2017.12.21
以上让众编辑赞不绝口的食物可以在以下餐厅找到:
Matsukan
3-4-12, Azabujuban-Juban, Minato-ku, Tokyo, Japan 106-0045
Toriyoshi Nishi Azabu
4-2-6, Nishiazabu, Minato-Ku, Tokyo, Japan 106-0031
书接上回。可能是(1个小时的)时差作祟,编辑们在到达东京的第一个晚上丝毫没有任何睡意,即便刚吃过晚饭不到两个小时,顺利到达日本的四位还是去了一兰拉面,是的,并不是居酒屋。在东京这个安静到可怕的城市里,说任何一句话都有可能引来侧目,主要是音量容易失控,尤其是激动时脱口而出的那句“好美,快帮我拍照!”。经过两天激烈地拍摄,Max 终于发了一张“稍微满意”的图片,而且收到了一条这样的评论:翻译:日本也有埃菲尔铁塔??令人耳目一新的是,这位 Andrew 不是在开玩笑,居然还是咱们男装周的官方街拍摄影师。好歹也是见过点市面的人,能不能争口气?东京铁塔要哭泣,梁静茹要生气了。“在东京铁塔,第一次眺望”……嗯。“严重酗酒者”Max 在第一天晚上硬要让“酒吧从业者”小虎带着出去喝酒,于是后者当然首选本地排名第一的酒吧 Bar High Five,却被高傲冷艳的拉丁裔 barman 告知“不接待四人以上的客人”,可我们明明刚好四个人啊???悻悻然我们只好去本地第三(第二太远了)的 Star Bar,小虎点了非常圣诞气氛的 Jack Rose 和 Alexander,Max 一如既往的喝 Old Fashion 和 Manhattan——典型的 whisky 爱好者。虽然这条消息我们在一个多月前就已经做到过 Daily 中去了,但并不死心的油腻编辑小虎还是坚持要亲自去便利店确认“再也不卖色情30salon了”这件事。果不其然,这里最接近“色情30salon”的东西只剩下猫了。疯到深夜的唯一结果在第二天的早上得到了印证,除了晚上困成狗的 aube,其他人全都被封印在酒店的床上不得动弹。独自一人在外疯狂买买买的 aube 遇到了一行大卡车。偌大的人塞进如此小的一辆车里,看起来可爱得像个两百斤的胖子。不过,最前方的这位胖友,你真的没有过线吗?走出酒店的时候阳光正好,差不多是下午1点半。尝试了几个 pose 之后,Max 拿出包里的一本英文书,假装读了起来……事实上这就是这本书在这一天里唯一的价值,连书自个儿都没想到。出发去找餐厅(事实上所有好餐厅都已经过了营业时间)的时候,经过 Prince Park,远处这位日本朋友在独自野餐。只见穿着西装的他,拿着粉红印花的便当徐徐走到草坪正中央,铺开桌布就吃了起来。孤独的美食家本人。下午去了代官山的茑屋书店,一进店就看到了这本教科书,其中的一个专题演示了亲吻的各种头部姿势和舌头的体位,不得不惊叹于插画师的细致和编辑丰富的人生经验。最终编辑们在茑屋书店逛了整整一个下午,抱了好几斤书回酒店。编辑们在国内的朋友纷纷表示“不懂你们纸媒人,看公众号不好吗”。某些编辑的战利品…会是谁的呢?在碎片化阅读已经成为流行的当下,我们认为,从纸质书中获取审美还是十分有必要的。CMBYN 东京首映(假新闻)虽然同为内容制作者,但是人设不能塌,Call Me by Your Name 电影资源出来了,Max 怎么可能不马上看呢?虽然在场没有一个人 care,他还是设法逼着大家留在他的房间看完。电影点评:没有证据,但根据音乐过渡和画面剪辑的突然,这资源显然是删减版,当然被删得都是 Max 想看的。(他哭了)你看到的图片就是他深情地一个人坐在最前面边边看的证据,当然,达到天人合一的 Max 已经没有在管别的事情,以致于把在旁边玩手机的小虎和早已困死的 aube 忘得一干二净。只有在场的唯一直女 Yuki 抱着陪朋友的心态死撑完全片,Max 一直边看边激动地向她解释剧情。Yuki 其实真的没有在意,假如 Max 允许酒店房间的灯光打开、相信他会看到她冷漠的表情:“有完没完啊。”
所有评论
请输入您的评论... 访客
发送
更多评论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

30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