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订阅
腕表

为什么这款表的表盒用的是凡尔赛宫里的橡树?

一款表跨越近三百年的时光,见证过皇室光辉,经历过盗窃,如今被现代工匠复原,让世人见证史诗般钟表荣耀。 Alexander Wang2017.07.12
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是宝玑时计真正狂热的拥护者。出于对拥有幸运、新奇事物的渴望,王后购买了多款宝玑时计:包括一块装配了宝玑研发的自动上链表。1783年,一名仰慕者向宝玑Quai de l’Horologe(钟表提岸)的工作坊订购了一块极尽奢华、荟萃钟表科学精华的时计作为礼物赠予王后。此份订购合同规定,各部件应尽量以黄金来替代其他金属,怀表的功能应复杂而多样。在时间与成本不受限制的情况下,宝玑的制表技艺得以尽情发挥。可惜王后未曾有幸欣赏到这款时计。直至1827年,即王后逝后34年,这件作品才得以完工,制作时间长达44年,而距离品牌创始人离世已4年之久。这款命名为“Marie-Antoinette”的宝玑N°160怀表自1783年起便成为了制表业的神话。它的复杂极致、它的渊源以及其故事如同史诗般传奇,200多年来一直萦绕在制表师与收藏家的心中。近来,此块怀表的命运又因其在耶路撒冷博物馆遭盗消失数十年而加添一抺神秘色彩,为它的传奇写下了新的篇章。2005年,尼古拉斯•海耶克以完全复刻此表为自己树立了挑战目标。在听说凡尔赛宫中王后钟爱的那棵橡树快将倒下后,他决定将橡树的木材打造成表盒以赋予其新生命。凡尔赛宫欣然接受宝玑制表公司的建议,将木材相赠以表达其对宝玑公司致力修复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故居的谢意。正当复刻作品的制作于2007年完工之际,那块于1983年神秘消失于耶路撒冷的藏品又神奇地被寻回,传奇得以续写。不过,至今宝玑制表公司仍无法验证这块时计。这款今天于巴塞尔舞台上耀眼夺目的表中之冠,却隐藏着一段艰辛历程。对于来自宝玑博物馆及其他高级文化机构,如巴黎文化与艺术博物馆内的档案与原始图纸研究,成为了复制工作的唯一数据源。通过参考同时代古董表,特别是著名的Duc de Praslin怀表,揭示了许多关于当年钟表款式与制表技艺的新要素。这些研究不仅让那些逐渐消失的工艺重生,还使制表商得以制作出在各方面都完全忠于原作的时计。仅依据文档来复刻并设计具如此多复杂功能的时计可谓孤注一掷。而此项工作也揭示了宝玑制表师们的天赋才能。各项功能与每一处装饰特征都经过仔细的分析。以怀表的外形为例,直径63毫米的黄金表壳采用一种特殊的高铜含量合金铸造,以再现当年的时代色彩。表盘与底盖的表镜选用矿物水晶,以展示华丽的机芯与精湛的修饰工艺。研究还进一步重现了原表的另一项复杂功能――跳跃时。作为一款具备时、刻、分三问报时的自动上链怀表,新的Marie-Antoinette表汇聚了一件艺术作品的所有特质。2时、6时及8时位为万年历的日期、星期与月份显示。10时位的时差显示以怀表为载体显示太阳时与平均时之间的差异。一根修长的独立秒针将宝玑发明的跳跃时显示与分针聚焦于表盘的中央。小秒则置于6时位。10:30时位的48小时动力储备显示则与01:30时位的双金属温度显示遥相呼应。这款自动上链 “perpétuel” 机芯由823个经过精心打磨的零部件组成。从表盘下的主夹板、桥架、列轮中最小的齿轮,到日期显示以及打簧机构都采用经过木棒打磨的玫瑰金制造,甚至是螺丝也采用经过抛光打磨的蓝钢。摩擦点、孔眼与轴承都配有蓝宝石。每一处细节都做工精湛并以手工打磨。这一精美绝伦的机构还采用了一套独特的自动提升擒纵装置、一个金质螺旋摆轮游丝与一只双金属摆轮。宝玑的另一项发明――双避震防震机构为避免摆杆及上链锤轴受到撞击与震动提供了保护。这款为王后度身定做的杰作静静地躺在一只极为珍贵的礼盒中。礼盒由3500多块来自凡尔赛宫那棵橡树木材制作而成,并毫不吝惜的将其中1000多块以镶嵌工艺的形式来描绘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手执玫瑰的情景――这一细节的灵感取自那幅著名的王后肖像画。礼盒的外层则完全忠实的复刻了小提亚侬宫内的木板镶花地板式样。为了完成当年宝玑先生把此款时计打造成18世纪钟表荣耀之丰碑的夙愿,品牌于2008年倾力再创传奇,将此表永远铭刻于20世纪的历史中。
所有评论
请输入您的评论... 访客
发送
更多评论

相关阅读

30salon